• 网站首页

  • www.98705.com

  • 888熊出没论坛

  • 390055.com

  • 888xcm.com

  • 4087a.com

  • 89966a.com

  • 512008.com

  • 主页 > 512008.com >   512008.com
    460707.com八戒论坛乡村段子手“山鸡爷爷”:流量
    时间:2019-10-09

      在短视频的江湖里,有人为找乐,有人为谋生,有人为成名,有人为责任。因短视频爆红的人们,生活也为短视频所改变。年轻人如此,老年人也同样经历着这一切。

      重阳节之际,澎湃新闻·湃客与第六声 Sixth Tone 联合推出特别策划——《老年网红图鉴》系列纪录短片,讲述三位来自城市与乡村、素人与艺人的晚年故事。

      午后三点,是80岁的磁窑镇村民刘守忠的固定打牌时间。他准时从自家院子里搬出一张可以支开的小方桌,一个小板凳,走向巷子尽头,那里早有一众他的老邻居,在等着牌局开始。

      磁窑镇位于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,因古磁窑遗址而得名,安静、古朴,是大汶口文化的发祥地。

      夏日炎炎,巷子两侧整齐的石头房子投下长长的阴影,为老人们围出了一方上好的乘凉地儿。

      老人们打牌为图个乐,不为输赢,四个人上桌,其他人则摇着扇子,一边观战,一边闲话家常。要是没有其它事,他们会在这里一直坐到掌灯时分,再各自散去。

      这一两年,情况却有了变化。到了四点来钟,刘守忠的孙子刘自鹏会带着孙媳徐迎迎一起过来,喊上自家爷爷,为拍摄当天的短视频做准备。

      这个班底里都是自家人,演的也是自家人的搞笑故事。刘自鹏是策划、导演、摄像兼后期,刘守忠和徐迎迎分别是男女主角。偶尔,刘守忠的老伴也会加入,而老邻居们也从起初的围观者,逐渐成为了固定的群演。

      刘守忠有眼疾,看东西看不实,耳朵也背,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有些沉默木讷,但是一演起段子来却灵得很。通常,孙子都是到了现场才告诉他,今天演些什么,台词怎么说,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,但毫无表演经验的刘守忠就能顺利地演出来,还能带上一点自己的风格。

      如今,他们在快手上的短视频账号“山鸡妹’(211)”,已经积累了超过77万的粉丝,很多人都是因为喜欢“山鸡爷爷”而来的。

      “按说迎迎是主角,我算个配角,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我成主角了。”刘守忠说。

      鼎盛时期,他们的单条视频播放量曾突破千万,让在镇子上生活了几十年的刘守忠体验了一把成名的滋味:“有时候去哪里买个东西,就有人喊‘网红来了,网红来了’。”

      他说,路上和自己打招呼的人太多了,眼睛看不清,只好摆摆手过去;上西边赶个集,还有开着车的人主动停下来,提出捎他过去。“我说不用,但还是高兴。”

      刘自鹏和徐迎迎,一个30岁,一个27岁,是中国石油大学胜利学院的同学。他们在校期间相恋,毕业后同在山东省东营市的一家石油企业上班。

      2015年婚后不久,徐迎迎怀孕了,他们便先后回到了刘自鹏的家乡磁窑镇,创业搞起了山鸡养殖。2017年5月,经朋友介绍,他们接触到了短视频,开始尝试通过拍段子、做直播,给自家的产品“带货”。

      放弃稳定工作回乡捣鼓农货,在家人看来是件不可理喻的事。为此,刘自鹏没少挨父亲的训。

      “他回来以后,都瞒着他爸爸在我家吃饭。”刘守忠没少替孙子打掩护,“他爸爸不理解,我和他奶奶不能再不理解。”

      鸡棚距离刘守忠家有个两三公里路,闲不住,他散个步,或者骑个自行车就过去了,想着能帮上孙子的忙就帮点。

      2017年冬天,刘自鹏说有个镜头需要他参演,刘守忠没有多想,就拍了。“一拍段子以后,就不愿意待在家里了,吃了饭就想往那儿跑。”

      徐迎迎性格开朗,表演欲也强,起初刘自鹏只想让她出镜,拍摄些玩乐、干农活的画面往上传,但账号一直也没能火起来。于是他开始反思,怎么做才能让内容更有特色。

      “我爷爷80岁了,他如果参与到拍段子、玩直播中,可能会在网络上引起一定的关注。”刘自鹏说,“至少在我看过的搞笑视频里,还没有年龄这么大的人。”

      爷爷试演了几次之后,反响意外的好。视频播放量从之前的几百、几千,一下子涨到上万,甚至几十万。

      流量带来的是直接可见的经济效益。靠着每天早晚两场直播,小两口就可以基本保证让1200多只山鸡产下的鸡蛋出净,还能收获额外的直播打赏。

      刘守忠虽然不明白这是种什么玩法,但孙子的鸡蛋卖出去了,却是看得见的事实。

      “我为什么一个劲儿地看播放量和粉丝,因为我要看我演得怎么样,到位不到位。”刘守忠说,“到位就播放量高,不到位就播放量低。人多了以后,就会问鸡的事,问鸡蛋的事。”

      今年八月,往常能有1400多人在线的直播间,观众人数突然掉下去了一半,给一家人的心头蒙上了一层愁绪。“怎么做都做不上去。”徐迎迎有些丧气。

      “拍到现在,咱能想到的故事也拍得差不多了。”刘自鹏坦言,“播放量再不高,压力其实也很大,对爷爷的压力也挺大的。”

      为此,徐迎迎曾在账号内赌气地写下:“不问归期地不播,对不住了”。92年生的她,几乎把所有的个人时间都给了短视频,给了镜头那端的陌生人。对她来说,每次直播完回到家,能抱上一会儿自己的女儿,就是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了。

      但直播终究在继续。这一家人的生计,已经和短视频、和直播难以分割,早已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事了。

      夏夜,微风拂面,吹散了一天的燥热。徐迎迎又在家中做起直播,刘守忠则出门乘凉。每当这时,他会借上一位老邻居的智能手机,关心一下孙媳直播的情况。

      光线暗、眼睛不好,他就把手机搁在耳朵旁仔细地听——有没有人又送了小礼物,有多少人又打听了山鸡蛋。

      长夜漫漫,方圆几里内只有一盏亮起的灯和窸窸窣窣的虫鸣。他会在屋里看看电影、电视剧打发时间,顺便找找拍段子的灵感,也思考变幻莫测的未来。

      “不管是播放量还是直播礼物,其实都很虚拟,说白了也是一种精神的消遣。”刘自鹏说,“我会想,这东西能不能干得住,自己适不适合干这东西。”

      陪在刘自鹏脚下的,460707.com八戒论坛,通常是一只小猫——之前养的猫叫乐乐,不知道怎么地跑没了。爷爷见他伤心,于是在赶集的时候买了只长得很像的回来。这是祖辈间特有的温情。

    
   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|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| 香港本期开奖结果| 37728.com| 4887铁算盘开奖结果现场直播| 铁算盘| 刘伯温| 亚洲电视本港台图片| 六合心水论谈| www.818494.com| www.06900.com| 现场报码开奖直播室|